人間失格

| 芸芸众生,唯爱浮生 |

【鸣佐】Me Before You . part2

这是一个现代向略微正剧的故事
这是一个明星鸣 X 医生佐的故事
这个故事和作者一样都是慢热型的'
这个故事的西皮一定是鸣佐'

欢迎食用~啾咪'


Part 2.

似乎从未睡过如此安稳,直到身体开始感受到强烈的饥饿感. 

鸣人皱皱眉头,在他King-size的大床上醒来. 入眼的不是医院线条般设计感的灯和天花,是自己的卧室啊… 什么时候回来的?
动动自己似乎睡麻掉的手臂,鸣人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听到声响开门进来的是我爱罗.
“…哟…我爱罗啊…我睡了多久了?..”意识好像还有些恍惚.鸣人哑着嗓子询问着.

“不多不少,整整一天又12个小时. ”我爱罗贴心的立起枕头让鸣人靠在床头,后又唤着在外待命的宁次和凯.
迅速进来的几位瞬间让房间有了些许生气.

“睡了这么久,怎么也该是饿了吧. 我爱罗,你去熬点粥给鸣人吧.”
“好.”

说话的是鸣人的专职私人医师-凯,有着奇怪的热衷于各类绿色和齐刘海品味的中年大叔.
“咳咳..从俄罗斯回来了啊,凯.”
“是啊,接到宁次消息,就及时往回赶了呢. 目前感觉怎么样呢? 把你从医院接回来你就一直在睡觉噢~ 都快睡成当红的睡美人了呢--- sleeping beauty!~”
“……哈哈哈…凯的笑话还是一点都不好笑噢.= = ”

鸣人无奈的和凯寒暄着.想着要不是时间如此的凑巧正好赶上凯出远门旅行然后病倒,自己也不会潦倒到要去医院挂急诊了吧,不去医院的话,也就不会遇到那个男人了吧…
 
“咳咳---鸣人.”宁次尴尬的出声打断, “在你休息这两天里,为避免那天晚上医院里会有闲杂人等的别有用心,我们已经在公司官网上发出你重感冒的消息了.你待会儿有空上你的推特向你的粉丝们打个无碍的报告.然后,我这边也暂时将你的大部分通告以身体不适为由往后延期了.给你算个不长不短的小假期调养身体。但是你世巡和新唱片的录制,公司很早就下重金打造了,这个推不了. 你自己赶紧趁这段时间休息找回自己的状态。要是节奏ok,你还能参加年度的音乐人盛典,包揽几个大奖项。”宁次一边随意把玩着手机,一边不间断的说出这些话。

鸣人要对眼前的他刮目相看了0.0 我病了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宁次不是一向以惜字如金的人生准则来对待我的吗?怎么会有小假期?怎么还会叫我调养身体?突然有种在睡着的时候错过了一个亿的感觉。
宁次对一脸白痴样看着自己且还在神游的鸣人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无奈.jpg
 
热腾腾雪菜粥的味道勾起了鸣人肚子里的馋虫。我爱罗端着热粥走到床边。
“我已经把我要交代的内容已经告知给鸣人了,接下来就是他开始休假的日子。这段时间,麻烦我爱罗你好好照顾他。别让他惹出什么麻烦,有任何大事随时联系我。走了,凯。”
宁次仿佛交代后事一般,说完就要招呼凯离开,将这劳什么子的摊子留给了我爱罗。
“撤了,我的睡美人。你就是累狠了,再要好好休息噢~ ”凯朝对着粥吹气的鸣人丢了一个wink,“我爱罗你这边如果再遇到任何他身体上不适的问题也可以随时联系我。”
“嗯,好的我知道了。”
我爱罗一边应着回头看着面容憔悴的鸣人.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是福还是祸了,望天.jpg

 
 
夜幕降临
我爱罗刚刚准备好明早的早餐半成品放进冰箱,模糊中好像听到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头皮一麻的快步走向门口.
天…鸣人又要做什么…
眼看着从车库里闪出微亮的光,直至一辆银色布加迪驶至门口,我爱罗终于绷不住表情,向车奔过去.
车窗摇下,是戴着大口罩和鸭舌帽全副武装的鸣人.
“..你才刚刚好,就忍不住要出去high了吗? ”
一直心怀愧疚想要解释一通的鸣人在看到我爱罗虽然冷漠但是欲言又止的表情后,不免觉得这次可能要被他误会了,急忙开口道:
“..不..不是..我爱罗,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去酒吧…”   我是想去见那个医生.
“...那你带上我..作为你的助理,我是必须要跟在你身边的.”
“不行! ”
“……”  大概是第一次被鸣人这么强硬的拒绝,我爱罗有些懵.
“..哎呀..我爱罗.相信我。我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不用担心。我是去找...”
“将对方换成我不可以吗?.. ”
!!!!
等等,等等, 我爱罗,你真的误会了! 我这次真的不是去Gay吧找小男生!

鸣人懊恼的下车,“啪---”一声大力的关上车门。
直视着比自己稍稍矮上半个脑袋的红发少年。一片沉默。
对方大概是想起了刚刚说的话有失分寸,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不自主的捏着衣角,眼神四处飘忽却怎么也不愿回看鸣人。
叹口气,长手一伸便搂住了身前的少年。怀里的小身板一僵。
“…我爱罗, 你是跟着我最久的了。从我还是个小透明到现在的大红大紫,你是我一路走来身边不可或缺的力量。 .....我是什么人你应该是最了解的。其余的那些人或者事都是不作数不走心的。而我如此珍视的你,是万万不会那样去对待的,明白吗?”
“......嗯” 如鲠在喉。
松开手。怀里的人一脸落寞。
“...好好待在家,我出去一下就回来。相信我,我就是想去见一个人。不是去做什么其他坏事。身体才刚刚好,我心里有数的。”抬手揉了揉手感软软的红发。
“小心记者。”
“嗯。”
相视一眼,鸣人转身上车一脚油门驶离了自己豪气的漩涡庄园。
红发少年清澈的浅绿眸子里透露着太多意味不明,鸣人装作不懂也不想懂这些意思。
抱歉,我爱罗。我能给到你的有很多,但你想要的我真的给不了。
银色的布加迪在马路上疾驰。抛下了身后无奈的不可念与不可说。
 

当心烦意乱的鸣人驱车来到中心医院时,医院惨白的灯光突然让他就这么平静了下来,抬起脚步踏上那一节节可行至一楼急诊厅的台阶,鸣人觉的莫名的有些紧张。
我是来做什么?额...我是要来见他的。对,见他,宇智波。如果见到了,我应该说些什么??
毫无头绪。
 
初秋,或许就是个疾病突发的季节。
深夜的急诊厅里还坐着无数人们正在等候接诊。鸣人压压自己的帽子,因为考虑到戴墨镜在半夜的室内会被人误会是变态,所以选择了黑框眼镜。
上有鸭舌帽,中有黑镜框,下有大口罩。鸣人自认为今天的装备已经很到位了。
大概因为遮盖的太过严实,刚刚进门便受到无数注目礼。鸣人尴尬的低头走到角落里坐下,环顾四周。其实自己也不确定今天是否能够遇到他,如果那天是个凑巧,那不知今天是否还能有那样的好运了。
说起来自从进入演艺圈,鸣人就再也没有机会来到过医院了。一是公司给安排了私人医师跟随,任何问题都会直接在家诊治;二是鸣人身体也确实扎实,初期圈内的压力让他不敢病不能病,倒下了也就不知道隔天醒来圈内还有没有自己的位置了。
“...宇智波医生! 宇智波医生! 观察室6号床的女病人出现了很严重的药物过敏,麻烦请过来看一下! 医生!”一声呼喊叫醒了鸣人。
寻声看去,一名小护士着急的指引着高个的黑发男人一起从自己面前跑过。大概是突然看到了自己想要见的人,心跳莫名的缺失了一拍,身体不受控制的便上前跟了去。
 
鸣人停驻在观察室门口,虽然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但他听到了他向护士下达指令的声音;听到了他说着各项专业术语的声音;听到了他柔声询问患者情况的声音,比那一晚听起来真切许多。
严肃认真,冷静专注。
突然,好想听他这样叫自己的名字。
 
观察室里的动静渐渐平息。预感到可能会有人从里面出来,鸣人迅速地埋首靠向另一侧的墙壁。
“...病人的过敏反应来得突然,你一定要在接下来的20分钟内格外关注他的用药。”
“是,宇智波医生。”
“提醒陪同病人的家属,因为病情用药的特殊性,请在输液期注意照顾,不行就找专业的护工。”
“......是”
听着对话的两人逐渐走远,鸣人这才慢慢抬起头又跟了上去。
 
 
“宇智波医生..?” 看着小护士小心翼翼小声跟自己说话,佐助有些茫然。“您不觉得…一直有人在观察你吗??” 佐助疑惑的顺着小护士的眼神望去。
一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男人在自己看过去的时候猛的扭头望向了别处。
“???病人家属吗? 我去看看。你帮我把这份报告放到值班室去,我等下要用这个写篇东西。”
“好的,您去,注意安全。”
 
 
呼!!!吓死我了! 鸣人深吸一口气缓解自己的心跳。险些被撞破的秘密。
“你好?”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询问。
等等!等等!鸣人一惊,好不容易平息的心跳又恢复了狂跳。
“你好? ...是在座哪位的病人家属吗?”
身后的他还在询问着。鸣人猜想他似乎距离自己很近很近,好像都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在现下这个冷色调的环境里温暖着自己。于是,自己的体温也连带着迅速地上升。
天呐..怎么办怎么办..
鸣人僵硬的转过身,及其不自然的动手扶了扶帽檐。
“咳咳...是我...”
“???”
并不是自己很熟悉的声音,佐助有些发愣,直到对方毫不遮掩的与自己对视时,黑色镜框后藏着的剔透的蓝色。是最近见过的人?
“...你好,是我。不知道你还有印象吗?”说着,鸣人用手拉下口罩露出了剩下半张脸,又迅速还原。
“额...你好,你是几天前的...”意识到现在说他的名字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佐助决定换个地方再和他聊,虽然不知道他来找自己为了何事。
默默交换一个眼神,鸣人顺从且老道的跟着佐助走向他的值班办公室。
“我现在要去值班室写个病患的病情报告,你们晚上到查房的点记得来提醒我。”
“好的,宇智波医生。”
路过护士台,佐助简单交代了两句。

小护士们看着帅气的宇智波总是忍不住要心里小小YY一番,痴痴的望着他白色身影走远。这次稍稍移一下视线,便发现在宇智波的身后跟着一个身形更加高挑的男人。
一个金发男人,虽然只是简单的深色卫衣搭配着牛仔裤,但是不难看出身材比例的完美分割,个子也略微比宇智波医生高出半个脑袋。瞧瞧那个衣物包裹下的肩膀,瞧瞧那个腰那个屁股,瞧瞧那个腿,啧啧啧,长期出入健身房的人吧。
如果说宇智波医生是温柔多情的,那这个男人应该是狂野不羁的吧。两个人光看背影都觉得意外的般配和谐呢。天呐天呐,他们一起进了值班室!!!
今夜中心医院的护士台八卦信号已满格爆表。

 
“…漩涡先生今夜来医院有什么事吗??”佐助轻车熟路的绕到办公桌后方坐下。
“…Emmmmmm…”我特么应该怎么说?!想你?想见你??鸣人懊恼的挠挠后脑勺。
“?? 是对那晚的诊治有什么疑问吗? ”丝毫没看出对方的窘迫。
“嗯…”踌躇中,鸣人看到了桌上的名牌。宇智波…佐助呀,好名字。
“您可以称呼我宇智波。”看到对方的视线,佐助单纯的解释着。
“……额, 宇智波? ”小心翼翼。
“嗯?”
一室沉默。

 
佐助第一次出现了对安静环境的不安感,和一个完全不熟的男人共处一室,对方还以一种丝毫不遮掩的目光直视自己。
“漩涡先生?如果您不舒服要看病的话按照流程是需要挂号的,但是鉴于您的身份,为避免造成骚动,我才选择了单独接待您。如果您有任何不适可以现在跟我说,其他事宜的完成我也可以全权帮助您。”
鸣人全神贯注的倾听着每一个字,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呐。
 
听到我说这么多了,他还是一副痴呆的样子。佐助在心里默默扶了额。莫不是他是个傻子?网传的当红巨星日常都是假的??
“漩涡先生…如果您没什么想要说的。我可能就要去继续我的工作了,您也请自便。但是医院好歹也是公众场合,您请照顾好自己。不好意思了。”说着,佐助起身准备示意鸣人离开。
“不,等等,等等。我有不舒服,我的心脏..胸口..不舒服..”情急下的拙略谎言。
“心脏?胸口?”
 
佐助半信半疑的望着已经莫名开始冒汗的鸣人,缓缓靠近。
“如果是心脏问题, 您是突然这样的吗?”
“额…嗯。嗯!就是会突然心跳很快,比..比如,比如现在,会觉得呼吸不畅。”虽然略感逻辑似乎有点不太对,但是无人可超越的演技在此时发挥的淋漓尽致。
沉迷在自己演技里的鸣人还坐在原地,但是佐助已行至身边,摆弄好听诊器。
“方便撩起您的衣服,让我听一下心跳吗?”
“QwQ !!! ”完全不想拒绝的嘛。
幸好卫衣里还穿着一件黑色紧身T恤。当温度偏低的手夹带着一丝冷空气侵占了鸣人的胸口时,如果不是棉质衣物阻隔了肌肤之亲,鸣人可能会爆发的吧。
听诊片重重压下的时候,鸣人猝不及防的深吸了一口气,嘶---好凉。

“嘘----”无法言喻的行为诱惑。

一站一坐,明明是相对对等的高度。可偏偏佐助在轻移听诊片的时候,为了省力慢慢的半蹲了下去。鸣人感受着胸口的重压,胸前的冷空气早已被自己体温同化;而现在藏在衣服下的手的主人正半蹲在自己两腿间。
等等,等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如今听诊的姿势会变成这般??
近距离看着半蹲的佐助。完美的角度造就了所及视线的庞大视觉冲击,白皙细腻的皮肤,长而浓密的眼睫毛,虽然这样形容一个男人很失礼,但是他确实是好看的,连眉头微微皱起的样子也是好看的。
鸣人看着有些入迷,特别是那略被头发遮住的耳朵,好想..咬一口。
行为比思维要快一小步的鸣人弯下腰,“呐… 叫我鸣人,好吗?”只是突然靠近了,在耳边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要说的话。理智尚存。
 
气息撩人,对方腾的一下站起。这下,连耳朵都泛着红呢。
跟着缓缓的站起,鸣人直视着对方好似羞愧又带着些许火气的眼神。
 
如果到现在还不知对方是何意图,宇智波佐助就是个傻子白长这么大了。又不是没有被男生追过挑拨过,但像这样气场强烈的还是第一次遇到。或许可以毫不客气的想,如果不是在公共场合下,自己可能早就被就地正法了。
 
是的,你想的没有错。如果鸣人能听到你的内心,他会这么回答你。
 
气氛僵持不下,谁都没有开口讲第一句话。彼此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对方,其中一方的眼神是充满戏谑的霸道,而另一方却是戒备而冷漠。
 
笃笃笃,拯救了两人的敲门声。“宇智波医生?到点需要查房了。”“..好的,我马上来。”
 
“旋涡先生...”
“叫我鸣人。”不礼貌的打断,紧接着向前一小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明明两个人相差的不过是半个脑袋高度,为何现在佐助会因为距离而需要仰头看着面前这个充满了压力的男人。
“我不想贸贸然吓到你。但是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到时候希望能听到你叫我的名字。”
压低了声线,鸣人自认为用了这辈子最好听的声音说了这句话,而后转身离开。再呆下去,再看到更多属于他的表情,自己怕是会真的忍不住的吧。
 
 
直到全副武装的男人行至门口消失。
宇智波佐助的眉头不由自主向上一挑。你 ..他..妈..的,莫名其妙!!!!
 
 
在布加迪上坐稳,鸣人长呼一口气。我TM()刚才在耍什么帅??呵~~
嘴角便有些不受控制向上翘起,想起今晚见到的人儿,想起今晚相处的短短瞬间,就想笑出声。
宇智波佐助,你是我的。望着前方的蔚蓝眸子透露的满是明亮清晰的欲望。
 
 
----嘟----嘟----嘟----
“喂。”
“佐井,帮我查一个人。”
“…大明星,你很久没有联系我了。打电话就为了这个吗?”
“你也就剩下这个作用了。”鸣人无赖的讽刺着。“不多废话,给你20分钟。帮我查一个叫宇智波佐助的医生,在中心医院工作。我现在在去A Liar(*)的路上,到了,我要看到我想看到的。”
“嗯。进来还是老位置。挂了。”
方向盘一转,跑车在夜色中驶向了本市最著名Gay 吧---A Liar 。
 
 
 
 
TBC..


妈呀 ,这个格式我是真的服了QAQ
辛苦各位讲究看惹'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