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失格

| 芸芸众生,唯爱浮生 |

【鸣佐】Me Before You .part5

现代向 长篇
明星 x 医生
慢热型
请耐心等待主角对手戏

欢迎食用,啾咪~'


Part 5
 
“鼬,快去将你弟弟叫下来吃早饭~”宇智波美琴说着从厨房里端出一碗白粥。
 
“佐助昨天晚上就走了,没有在家里睡。”
 
“什么...”美琴有些落寞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宇智波富岳举着报纸瞧见妻子的样子有些无奈。
 
“孩子长大了,自然有他的事情要去做,这么不开心做什么呢~ 想他,你也可以去医院看看他呀~别不开心了,吃早饭吧。”
 
“是啊,母亲。如果你想去看佐助。我可以带你去医院瞧他的。”
 
“....哎呀 不用不用。去医院太打扰他的工作了。鼬你下次看到你弟弟,让他有空多回来吃吃饭,一个人在外面总归是没有家里好的。”
 
“好的,母亲。”
鼬笑着应下,不禁想起昨晚在花园里看到的景象。
 
佐助呼吸急促的从二楼下来,跌跌撞撞的拿过自己的衣物就向外冲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哥哥站在花园里。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不然等下去医院问问好了...
 
“鼬,”富岳折过报纸放到手边。“待会儿,我已经联系了顾问和律师还有几个股东来家里商讨交接事宜。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处理之后我们再去一趟日向本家。”
“好的,父亲。”
 
 
 
被动放假的日子让漩涡鸣人每天心情都超级棒。
每天都是健健身,谱谱曲,写写词,再就是审核鹿丸转发过来的宴会请帖。
 
奈良鹿丸是他的发小。其家族主要负责金融产业,与本市各大家族公司都有着不浅的关系。
针对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宴会活动,奈良家一直都是主办方的头号座上宾。所以从鹿丸手里获取任何一家宴会的邀请函都是随手拈来的事情,漩涡鸣人自己要都佩服自己的智商了,虽然那天说完第二天被鹿丸狠狠的骂了一顿...
 
其实漩涡鸣人还可以找他的香磷小表姐的,但是很显然他又忘了。
 
 
【我爱罗,宁次最近在做什么啊??】--- Form Naruto.
 
我爱罗看着闪现的屏幕,很无奈的想明明彼此处在同一个地方,不过是对门的关系,为什么不能直接对话非要用微信?
 
【不知道,近来暂时没有你的通告。宁次先生应该有其他的事要忙。鸣人君,你那天晚上出去我已经受到宁次先生的警告了。请你不要再有其他的心思。安心休息。】
 
刚回复完放下手机,就听到对面有开关门的声音。
 
MDZZ!!!-m-
 
“鸣人君,你又要去哪里???!”
 
“啊...我爱罗。”鸣人被抓包的回头一脸讪笑。“鹿丸叫我去他家,说是他父亲有东西需要转交给我。”
 
“什么时候回来。”我爱罗双手抱臂端详着眼前的男子。
 
“啊... 晚饭前我会回来的。你需要我帮你带什么吗??”
 
“不用。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请不要再开那么高调的车出去,我会一直等到你回来吃饭的。”
 
“好的好的。”妈呀我爱罗怎么突然变这么可怕。
 
看着鸣人戴上连帽衫的帽子悠悠的晃荡出去,我爱罗微微扶额。
为什么要给他放假?
为什么要给他放假?
他这种体质就应该接片接到累死,
开演唱会开到累死,
宁次你给他放假就是在搞事,知道吗?
 
 
鹿丸的父亲会找我?怎么可能的事呢?一时慌张随口编造的谎言还真是容不得细想啊…
鸣人笑着晃晃脑袋,晚上买点我爱罗喜欢吃的东西安抚一下好了。
再次驱车来到中心医院,停在路边的绿荫下。
鸣人今天就是在家闲着无聊了所以想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顺带还想要和佐二少来个意外的偶遇。
等等?!等等?!那是谁???
 
车头往前延伸50米。
一位穿的十分休闲的黑发少年,长长的头发简单的束了起来,时不时的低头检查手机扶扶眼镜框,一副标准的等人姿态。
不过几分钟,一个扎着丸子头的少女蹦跳着过来,两人相视一笑牵着手便要往前走。
我的爸爸呀!!
这是什么戏码??
鸣人想都不想的一脚油门将车向前飙去,分毫不差的停在两人身边,按下了喇叭。
 
“嘀-----!!!”
突如其来的喇叭声打断了宁次对天天的轻声细语,扭过头来,他发誓他看到了他此刻非常不想见到的人。
坐在车里还戴着帽子和墨镜的金发男人一脸无表情的瞪着自己,“上车。”
女朋友在身后有些紧张有些疑惑的摇摇他手臂,宁次向女朋友递个眼神,两人乖巧上了车。
 
 
 
“很抱歉漩涡君,家里目前只有些清茶。麻烦你将就一下了。”天天将泡好的三杯茶放到屋子里的茶几上。
“不用管他的,他喝普通白水就够了。”宁次毫不客气的端起一杯茶放在鼻下嗅嗅,努力的想要忽略来自对面的两道灼人的目光。
 
---- 看什么看,没见过人谈恋爱吗?白痴。
---- 别人我是见过,是没见过宁次你这个和尚谈恋爱,很稀奇。
---- 你这是什么鬼昵称。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四处留情的吗?
---- 那是我的魅力,你不懂。可是怎么还会有女生喜欢你这种性()冷淡的?
---- 这事儿不归你管,你现在重要的是好好跟我解释下,你为什么又跑出来了。
---- 那你怎么不跟我解释下你谈恋爱啊?!宁次,你完了!!!
 
几个回合若无旁人、火花带闪电的眼神交流后,宁次突然意识到以鸣人生活里私底下的尿()性,还不赶紧捂住他的嘴巴,鬼知道会听到什么惊天动地的话。
可惜了,还是晚了一丢丢。
 
“天天姐,你现在是在和宁次同居吗??”天真纯良的不像个人。
 
“诶!!!!!!”丸子头少女惊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脸就像番茄的表面一样红的鲜艳可口。
 
头上冒着井号的宁次瞪着对面笑的一脸得逞的鸣人,想去厨房拿把刀。
 
“…哪里来这么多废话,你已经打扰我们约会了。你有些自觉性好吗?”
 
“哎呀,宁次。你别这么冷漠嘛~ 我这不是去医院看到你们想和你们打个招呼嘛~ 而且要谢谢天天姐提供这么一个不会引起躁动的地方,这是你们医院的宿舍吗?”
 
“…啊,不是不是,医院宿舍不在这边。宿舍人员太杂,我们有的会在医院附近另找公寓,方便上下班。”被点到名的少女眨着大大眼睛回答着。
 
“噢,是吗~~”
 
“鸣人,你茶该喝的也喝了,该歇了的也歇了。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去医院做什么?”
 
宁次一句话问到了点上。
 
“额…我啊…那个…这个…我…我想去找个人。”支支吾吾,结结巴巴。
 
听者眉头一挑,有猫腻。
 
“找谁?”
 
“额……”
 
“漩涡君,你是要去找宇智波医生吗??”天天本来想说句话缓解下尴尬,但是问出口后,聊天气氛似乎走向变得更加奇怪。
 
“额……”鸣人在听到那个名讳后,有些心慌,就好像小秘密被曝光一样。
我的小姐姐,你是知道什么吗??
 
宁次似乎看到慌张的鸣人有一滴冷汗从额间滑到了脸颊。
 
空气短短停滞的了几分钟。
我的妈呀,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呀?!该死!天天默默捏捏沙发下的坐垫。要不,我再说一句缓和下气氛??
“阿诺…我只是猜的猜的…嗯, 因为不是有天晚上漩涡君有单独来医院找过宇智波医生嘛?所以我才猜……” 
 
“你说什么?鸣人之前有晚上单独去过医院?”自家男朋友的重点是不是找的有问题?
 
宁次温柔的向自家女朋友表示质疑,得到女朋友点头如捣蒜的肯定。
 
“就是有天我上早班和她们交接的时候,护士站的给我看了个她们偷录的一个医院摄像头的录像…嘿嘿,也是她们无聊,说昨晚上出现了一个可疑的男人找宇智波医生,但是看身形什么和宇智波医生特别般配。我也就跟着无聊看了下…虽说没有看到正面,但是至少对于之前接触过你们的我来说,还是能看出来人是漩涡君的。”
 
听完一番如此诚挚的话语,宁次扭头给了鸣人一记眼刀。
---- 你今天如果不把你的私自出动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漩涡鸣人,你就死定了。
 
“……哈哈…哈哈哈哈,天天姐好眼力啊。”
 
“那里那里~ 所以漩涡君你这次也是来找宇智波医生的吗?”
 
“哈哈……额…额…”我这是答应对还是不答应对?我感觉宁次可能随时要拿刀了。
 
“不过很可惜噢…漩涡君,你可能是白跑了一趟了呢。宇智波医生前几天发高烧病倒了呢,后来好像还是副院长(鼬)帮他请的假,他现在应该还是在家休养才对。”
 
“你说什么?宇智波佐助病了???”
 
前一刻还处于慌乱的鸣人突然严肃认真起来,吓得天天一跳。
 
“嗯…嗯呢…不过宇智波医生知道如何照顾自己的,漩涡君不必担心。我猜,他现在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很快就会回来上班的~或许呀,宇智波医生现在就正好在楼上锻炼身体呢~ ”
 
“楼上?”
 
“诶? 我没有说吗?这栋楼里刚好就只有我和宇智波医生在这里找了公寓。不过他喜好清净,买下了顶楼一整层,顺带将一半都打通了,空间可是比我这儿大了好多呢! 不过就是不知道他这次病了是回家去住了?还是继续一个人……”
 
心情就像是在坐过山车,连天天后面说的话都没能听进去。鸣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示此刻的心情,病了?在这栋楼?那不是老天给我这个机会去慰问一番吗?那我还坐在这里打扰这两个小情侣干嘛呢?我…
 
“好了,我突然想起来有些很重要的事。鸣人,我们回去吧。”
 
诶?诶!诶诶诶??!!
 
作为鸣人出道就陪伴在身边的经纪人,他一副呆愣模样而后一个眼波流转的样子,在想什么想做什么,宁次可以分分钟猜个百分之八十,不能让他出去害人。
 
向女朋友简单表示下次再约先好好休息的意思后,宁次提溜着鸣人坐上他的车往家里开。
 
“我很严肃告诉你我不希望你和宇智波牵扯上任何关系。”
 
鸣人表示这是和宁次自认识合作以来,他最冷漠的一次通知下达。
 
 
 
 
 
 
 
TBC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