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失格

| 芸芸众生,唯爱浮生 |

【鸣佐】Me Before You . part 7

现代向
明星 x 医生
终于要写到两人对手戏了!!


欢迎食用,啾咪~'


Part 7

觥筹交错,美酒佳人。
男人们,女人们三五个围聚一起。推杯换盏间,交换着各自的心思。

漩涡鸣人慵懒的倚靠着墙,只身一人呆在宴会厅的角落。微眯着眼睛注视着远处不停与人招呼和交流的宇智波一行人。

“喂,我说鸣人,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上宇智波家的?”奈良鹿丸随父亲入场后便主动放弃了繁复的社交,寻找鸣人而来。

“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了…不过谢谢你啊,鹿丸。”鸣人视线未有一丝一毫的移动,心口不一的道着谢。

还记得之前在宁次面前假装奈良家找自己有事那天,刚好鹿丸因为有事拒接了他的所有电话,随后便发一封来自宇智波家的邀请函和短短几句话:你就直说你关注这么些天,是不是就是想要他们家的?别给我打电话了,在忙。

知我者,莫过竹马鹿丸也。




鹿丸小小抿了一口勃艮第。瞧着远处宇智波一家正和来宾们一一招呼。

宇智波富岳叔叔虽人到中年风采却未减当年,眼神里处处透着精明和睿智。和自己家除却大事总是一副赖洋洋的老爹简直不能放在一起比。
挽着富岳叔叔的长发贵妇应该就是美琴阿姨了,果然保养还真是大家族女人们的头等大事啊。单单看美琴阿姨,真是一点也看不出阿姨已经是两个成年孩子的妈。不过,老爹还是更走运,老妈这样一个大美女就被他遇到了。
跟在他们身后身材最为高挑的应该就是长子宇智波鼬了吧。子世代圈子里著名的跳级好手,年纪不大就已经从著名大学以第一名毕业,且分数到目前还未被打破,然后又以最短的时效考得博士学位的别人家的学霸。还真没被少拿来做过榜样让自己学习。
跟在他身侧的少年应该就是宇智波家的幺子宇智波佐助。似乎父母关注度都在哥哥身上,所以没啥特别故事在圈子里流传,众人视线都已被哥哥吸引,留给他的关注太过微乎其微。不过,宇智波家的高颜值倒是在弟弟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了。

喂喂,不是吧…

鹿丸僵硬的扭头看着眼神已经呆滞的某人。


人群中一阵微微骚动。
鹿丸不由站直身瞧个究竟。

一位身穿素色和服打底外套玄色大褂的中年人由侍者指引而来,黑色长发梳的整齐服帖在脑后束成一束,无暇的白色眸子淡漠冰冷。
右手边跟着一位同样身着和服的少女。少女却不似男人那般气场压人,双手规矩的叠交至身前,微垂着头,视线应该是略微下垂45度。一副标准的大家闺秀模样。
呵,真正的主角来了。
鹿丸的眼底一片精光闪过。





宇智波佐助觉得自己很多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才宴会刚刚开始,鼻下闻到的都是来自身边人喷的香水味道。
鼬应该只是在手腕处淡淡抹了一点,但随着手部动作,还是会有淡香袭来。现在应该是中调的味道。丁香、茴香、薰衣草* (注)是那瓶寄情水。
这种近似体香的味道一丝一丝的折磨着佐助的嗅觉和大脑。
期间一直重复着不用过多思考的微笑和来访的人一一礼貌问好着。
真是有够无趣。

佐助毫不掩饰目光的盯着站在对面的人。
日向本家。

鲜少参与此类宴会在人前抛头露面的日向家本家家主日向日足此次携爱女日向雏田莅临宇智波家宴会,这让在场对此无论知情的不知情的人或多或少都要发出一声吸气声。

佐助听不清双方家长在说什么,他只是唇角微勾假笑着一言不发的盯着对面的少女。
一头柔顺的暗紫色头发,低眉顺眼的站在父亲身边。
父亲是黑色头发,那发色应该是更多随了自己的母亲吧。
质地上乘的布料紧紧的依附着少女曲线分明的躯体,蔚蓝色打底的和服上绽放着一簇簇大朵大朵的繁花;花朵从左领间一颗颗盛开至裙摆,左右袖摆花样不一;与花色相辅的浅色腰封束着少女柔弱的腰肢。
温柔内敛的蓝色搭配亮丽鲜活的繁花,气质不俗的像是名家古画中的画中仙。
似是感受到审视的目光,少女微微抬头视线便撞入一双黑曜石般的漆黑眸子里。
惊了心跳,红了耳尖。





“那是日向本家的家主日向日足和千金日向雏田。”鹿丸淡淡地向身边气息不知何时变得危险的鸣人介绍着。
“… …”该死的。就算那个女人真的那么美若天仙,宇智波佐助你也不能这么样死盯着别人看吧?再说她有我一半脸好看吗???
漩涡鸣人丝毫未觉自己的视线变的犀利,连放松插在口袋的手都缓缓收拢捏紧。





宇智波佐助整晚都感受到有一股莫名的视线持续黏着在自己身上,想要找寻,却看不出哪里的人有问题。
老头子现在正在众人注目下,客套着官方的说着谢谢大家捧场的话,感谢大家对宇智波家族的关注等云云。
视线慢慢移到前方那个离自己几步之遥的背影,同样也集中在座不少视线的男人。
从上次病好之后,佐助好像梦醒一样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鼬对自己应该只是那种有着血液之亲的手足之情,是犹如父亲般对待亲弟弟的关怀和照顾之情,从不曾像自己这般有着龌()蹉的背德的心思。
作茧自缚的只有自己,自食其果也只有自己。
既然一切都是清清白白,那不可能的事以后就不要肖想了罢。

想明白这些事不难,但是要做到完全不怨不可能。



宇智波鼬举着酒杯转身就看到自家弟弟一脸痴痴地不知望着什么地方在神游,便走过去推推他的肩,递上一杯酒:
“待会儿,我要陪父亲还有日向叔叔聊一些事,日向小姐估计会落单,怎么说我们也是东家,你就去陪陪人家在别苑里转转聊聊天吧。佐助。”
不等对方推脱,塞上酒杯就把人往露天阳台推。

佐助的思绪被强行打断然后懵懵懂懂间就被往外推,待到完全明了鼬的话已经距离阳台只有一扇玻璃门之隔,可以看清外面独自站着一位身姿曼妙的少女。

宇智波·专注坑弟不坑弟不快乐·鼬今夜依旧发光发热。





一直隐藏着自己的鸣人在看到宇智波佐助拉开玻璃门向外走去和少女站在一起聊天时才想起今夜再不行动可就浪费了这大好机会了。
是先在宇智波老爷子面前露露脸还是先去和宇智波小少爷叙叙旧,果断是选择了后者,毕竟看到对方落了单。
身体永远比思维要快的鸣人忽略一旁和一位金发美女聊得正欢畅的鹿丸向玻璃门走去。





“您..您好。”礼貌的弯腰示意,“我是…日向雏田。”

“你好…我是宇智波佐助。我们岁数相当,可以不用敬语的。”

“是…是吗…”少女羞涩的再此埋下了头。

Emmmmmm… 她这是又害羞了?

遗传宇智波家祖传颜值的佐助君表示虽说从小到大主动去和女生搭话的机会少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但因为这张脸主动来接近他的女生还是有的。但是,像如此羞涩的女生,接下来应该要说什么才不会唐突到她呢?

正当苦恼之际,他听到身后玻璃门有被人推动的声音。

是我哥来解救我了吗?
不是,你宇智波·专注坑弟不坑弟不快乐·鼬哥并没有听到你的心中os。





“你怎么会在这里。”宇智波佐助忽略掉身后少女见到来人的吸气声。

“哟,这不是宇智波医生吗?好巧呀。”金发男人调笑着走近。完全不去理会对方传来的浓浓的敌意。

“一点也不巧。回答我问题。”冷冽的声线一下一下地拨弄着金发男人的心弦。

“别这么冷漠嘛~佐助医生,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略带撒娇的说出这个自己日思夜想的名字,前后改变的称呼明确的向在场的第三方彰显两人关系的亲疏度。

“没...没有...”一声存在感太低的辩解传来。

漩涡鸣人这才正眼看向说话的人儿。
白色的瞳仁啊,给人感觉有几分熟悉呢。这是哪里见过呢?分心也就一小会儿,视线再此转到了面前这个持续对自己抱着某种敌意的男人。

“哎呀,其实我也不想打扰二位的。但是我出来也很久了,经纪人催我回去了。可惜...这宇智波别苑太大,找了好久都没能找到停车场呢...”

“......”

“所以...这有缘遇到佐助医生。不如佐助医生帮个忙,劳烦带我出去找找车?”随口胡诌的理由,说的鸣人自己都要快相信自己说的话了。为什么要提出回家?不过也行,他要是答应,这中间一段路刚好可以独处,Nice。

三人一片静默。
漩涡鸣人在期待。
宇智波佐助在怀疑。
日向雏田在纠结。

迟迟得不到佐助的应允,鸣人一个无辜请求的眼神递向了日向雏田,看的雏田一惊一喜。

“我...我想,这位先生应该是要急着回家吧。不...不如,就帮助他一下...一下?”日向雏田结结巴巴的对着佐助问道。

“那你......”

“我,我没事的。宇智波君不如帮一下这位先生。我...我待会儿就进去找美琴阿姨...”雏田打断佐助示意自己没关系。

“哈哈哈,谢谢!谢谢!”完全不等他们的回复。漩涡鸣人拉起佐助的手腕就走,回头向雏田点点头表示谢意。

“......你给我松手。”反抗太没有力度,也没能震慑到对方。
“哎呀&×@×!#%……”





看着两人拉扯的走远。
日向雏田双手紧紧交握在胸前,脸颊微红,平复着心跳。
漩涡鸣人君,我,我终于见到你了。




注:阿玛尼一款男士香水-寄情水




TBC

评论(8)

热度(35)